婉雅

以雅以南,以龠不僭。

【吐槽】可以不看

怎么说,我是一个吃cp特别不忌口的人,各个方面。先是各种cp我都吃,说好听点儿叫博爱党,说难听点儿就是墙头草,又拆又逆又拉郎我都吃过。然后各种梗我也都吃,狗血天雷只要写得好我都乐意看,图个爽字而已。

但是,《镇魂》巍澜澜巍,真的是我见过乱七八糟事儿最多最乱的一对儿了。

不逆不拆,那就老老实实蹲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看,跑对家找什么不痛快?不喜欢乱七八糟的梗,就看好了预警再进,没人逼你。

别说什么把圈子弄得乌烟瘴气,君子和而不同,后半句我就不说了,大家都懂。

至于OOC的问题,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”,你不是角色,怎么知道角色怎么想?每个人都只是尽力还原自己认为的角色而已。特别或者故意OOC的那种,一般真的喜欢角色的人也干不出来,骂也白骂。

【镇魂/多cp】如果镇魂是个养野男人的游戏

人物属于原著!OOC都是我的锅!!!

——————下面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【沈巍的场合】
  啊啊啊沈教授!禁欲美人!据说很会关心人!上得厅堂下得厨房,能打架会做饭!武器好像是刀啊,一个大学教授居然用刀不是用书吗看来深藏不露啊!嘤嘤嘤!沈教授嫁我!娶我也行!!
  
[你送给沈巍一本古籍]
[沈巍]谢谢你,这本书我很喜欢,之前赵云澜送我的一套书里都没有。
  
[你送给沈巍一套茶具]
[沈巍]却之不恭,谢谢你。这套茶具很漂亮,正好我那套白瓷的茶具被赵云澜拿走了。
  
[你送给沈巍一对袖箍]
[沈巍]谢谢你,这袖箍十分精致。不过现在这对是赵云澜送的,用惯了,等坏掉的时候再换吧。
  
[你中午吃饭贪凉,下午自习时胃疼被路过的沈巍发现]
[沈巍]自己的身体自己一定要在意,不要贪凉,怎么和赵云澜一样不会照顾自己。我先送你去校医院,然后去买点儿小米粥。你别乱跑,好好休息。
  
  沈教授你去找你的赵云澜吧真的慢走不送🙂🙂🙂
  
  
【赵云澜的场合】
  痞帅痞帅的男人啊!表面风流实则专情的人设好戳人啊!不会照顾自己?没关系!我照顾你啊!穿衣风格我喜欢!车我也喜欢!没想到这个年代还有耍鞭子的嘎嘎嘎!特调处处长什么的不要太帅好吗?!!
  
[你送给赵云澜一份便当]
[赵云澜]嗯?谢谢你啊,没想到你一个小丫头做饭还挺好吃,找你们沈教授偷师了?
  
[你送给赵云澜一个案件证据]
[赵云澜]哇哦!小丫头考虑考虑毕业来我们特调处吧,你们沈教授也在哦~
  
[赵云澜来电]
[你接起电话]
[赵云澜]丫头,想没想你风流倜傥的男神赵云澜啊~
[你]不要脸……想!
[赵云澜]哈哈哈,你在学校吗?我要去你们学校查个案子,沈巍电话没人接,你知道他在哪儿吗?
[你]在,知道,我让他给你回电话。
  
[你看到赵云澜的车停在校门,上前打招呼]
[赵云澜]呦,这么巧。正好,我要接你们沈教授去特调处,一起去看看吗?
[你]可以吗?特调处我能随便进去?
[赵云澜]我是处长我说了算,去吗?
[你]去!
[你上车,等沈巍出来后一起前往特调处]
[赵云澜]沈教授balabala,balabala。沈教授啊balabala,balabala。沈教授你怎么都不说话?要不你开个话题?
[沈巍]我们可以不说话。
[赵云澜]啦啦啦啦啦啦(歌声)你没说不能唱歌啊~
  
  我应该在车底,不应该在车里,你们俩快在一起吧求你们了🙂🙂🙂
  
  
【郭长城的场合】
  名字好霸气据说是个软软的小男生!防狼小电棒好可爱啊!什么都学不会?我不介意啊女强男弱好像也挺有趣的!小可爱快来姐姐怀里~~~
  
[你帮郭长城赶走了小流氓]
[郭长城]谢……谢谢你!你……你好厉害!上次我碰到这些人,楚哥也一下就把他们吓跑了。
  
[你送给郭长城一盆多肉]
[郭长城]谢谢你,多肉很可爱。之前楚哥养了一盆结果尸气太重就给熏死了。
[楚恕之]你说什么呢?
[郭长城]楚……楚哥!
  
[你送给郭长城一个护身符]
[郭长城]谢谢你送的护身符,我平时很容易看到不好的东西,用了这个应该会好一些。
[林静]这个开过光,辟邪驱鬼。
[郭长城]我……我会好好收起来的,桑赞汪徵他们不太受得了,楚哥也不喜欢开过光的东西……
  
[郭长城帮你搬书,你请郭长城吃饭]
[你]今天真是帮大忙了!谢谢你啊!
[郭长城]其实没关系的,我这个人平时也没什么用,能帮上点忙我也很开心……
[楚恕之从你后面走来]
[郭长城]楚!楚哥!
[楚恕之]你真涨行情啊。出外勤,走。
[郭长城]对……对不起,有任务,我得先走了。以后有机会再……再约吧。
[你]好……
  
  去你楚哥怀里吧,饭我自己就能吃完,要你何用,没事我不怕胖🙂🙂🙂
  
  
【楚恕之的场合】
  高冷人设果然是必备啊!夏天一定很凉爽!既然是僵尸怕不怕黑驴蹄子?好想看尸王大战斗王!不过内心戏略多其实是个皮孩?反差萌啊好喜欢!攻略下来我是不是就是尸王夫人了!
  
[你送给楚恕之一个棺材吊坠]
[楚恕之]你这棺材材质还不如我下葬时候用的那个,花纹也是机器刻的吧,比之前小郭送的那个差远了。
  
[你送给楚恕之一根兽骨骨器]
[楚恕之]骨头是好骨头,让小郭熬个汤端来大家一起喝吧。
  
[你去食堂吃饭发现楚恕之,上前打招呼]
[你]老楚你今天怎么来龙大了?
[楚恕之]找沈教授。
[你]找沈教授找到食堂来了?我大概知道沈教授在哪儿,要不我陪你去找吧。
[楚恕之]找完了,在这儿等人。
[你]哦,那……
[郭长城]楚哥我买完饭了你要吃吗?诶,你也在啊,一……一起吗?
[你]不了,我吃完了,谢谢,先走了。
  
  你们两个怎么还不在一起?霸道尸王小娇妻,我已经脑补完全本了,安排得明明白白🙂🙂🙂
  
【END】

【逆水寒/叶问舟X女主】成空

  这天三清山一改往日的清幽,从河边的码头到自在门,一路上挂满了红绢,连那几只仙鹤都没能幸免,都是桃溪村的村民一条一条系上去的。桃溪村家家户户的大人孩子都在码头和村口张望,面上尽是欢喜。
  四大名捕昨日午后便来了,追命最喜凑热闹,就领了命留在山下接人。自在门也在昨天夜里准备停当,屋中亭中都披了红纱。
  当真是十里红妆。
  
  也怪不得山中这样大肆布置,今日实在是个特殊的日子。
  今日,山上自在门那离山一年的小姑娘要回来了。也是今日,自在门叶哀禅的二弟子叶问舟要娶亲了,娶的便是这离家一年的师妹。
  
  这事真要说起,也是意料之中。
  两个孩子虽身世凄苦,但心地善良,自幼长在三清山,是这桃溪村的村民们看着长大的。两人的情意,众人自然也看得清楚。只是这婚礼实在突然,昨日四大名捕前来,大家才知道两人第二天就要成婚。
  无情捕头说是因着师妹身体不好,问舟想早些完婚,也更方便照顾。不过村民们却是不信,月前有人下山时见过小丫头,还是活蹦乱跳,怎么突然就身体不好了呢?怕是两人年轻气盛,一时把持不住,这才急着完婚。
  
  自四大名捕带来了消息,三清山就忙碌了起来。山里难得有大喜事,两个孩子成亲,村里人都高兴的不得了,既是娶又是嫁,既当娘家又当婆家,自然要让这婚礼热热闹闹的。自在门中也是手忙脚乱了一番,直弄到后半夜。叶问舟只让无情带了一句话——师父恕罪,是徒儿任性了。
  
  天色擦黑,从汴京来的船终于靠岸了。叶问舟抱着小姑娘,从船里走了出来,两人皆是一身喜服。追命迎上来,引着二人上山。村中的孩子一边往二人身上撒着花瓣,一边说着大人教的话——郎才女貌,天长地久,白头偕老,早生贵子……说着说着就乱了,于是也不再说,跑着鼓起掌来。村中教书的老人吟起了《桃夭》,正和着路旁飘落的桃花。
  
  山中没有花车花轿,叶问舟一路抱着师妹走到自在厅门口才将她放下。二人一起步入厅中,此时日已半落,正是黄昏。主位上坐着他们的师傅叶哀禅,一旁立着叶雪青和构儿,另一边站着追命、铁手和冷血。无情亲手将同心结交给了叶问舟和师妹,退到了一旁。
  叶问舟与师妹皆无父母亲人,拜过天地、祖先,自然就是师傅。叶哀禅看着自己的两个徒儿,轻叹了一声。二人被拥入叶问舟房中,夫妻交拜,撒帐合髻,这才礼成。
  
  众人退了出去,轻轻将门掩上。叶哀禅独自站在自在厅,叶雪青哄着困倦的构儿回房睡了,无情去了云起台,剩下三人坐在亭中相顾无言。追命拿起酒,一口一口地喝着,喝到一半又哼唱起来,一会儿是“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”,一会儿是“长相思兮长相忆”,一会儿又是“有美一人兮,见之不忘”。铁手一把扣住追命的酒壶,追命也就不再喝了。门中的灯火都熄了,只有那婚房还点着红烛,在寂静的夜里传来细细的说话声。
  
  清晨,阳光穿过雾气照在三清山上,整个自在门还笼在红纱之中。叶哀禅站在自在厅,将蒙着牌位的红布掀开。叶雪青从房中出来,抱出了一捧白绫。
  
【完】

【镇魂/巍澜巍】微段子(不定时更新)


没有高山连绵,没有昆仑霜雪,他们住在拥挤喧嚣的城市里,是赵云澜最鲜艳的记忆。


沈巍不需要睡觉,除了大封和地府,这天下名山大川也是他心中常客。
沈巍不太敢想起昆仑,他怕自己忍不住。


沈巍觉得如果有一天昆仑肯吻自己一下,那他就死而无憾了。
后来,沈巍得偿所愿。

大概是因为心中有了失落,有了怨怼,再也写不出曾经那样缱绻的句子。

我还是很喜欢你,像花开了朝朝岁岁,无止无息。



想嫁师兄嘤嘤嘤🖤

【名侦探柯南/平哀】小说——Chapter 3

cp预警:平哀、新兰,涉及柯哀、平和
cp洁癖者误入!!!
兰哀和平,不接受撕逼!!!

没有大纲,不一定填坑,慎入_(:з」∠)_

Chapter 3

  说是要服部买小礼服当报酬,最后还是灰原自己付的钱,服部不过去当了回司机顺便帮忙拎包而已。衣服是圆领长袖、膝上十公分的经典款,深蓝色,没有花纹,只配了条金色的细腰带。服部看着那一点点布料打了个哆嗦,一边开车一边暗戳戳地想着“真冷”。不知道是哪来的流言说灰原喜欢奢侈品牌,根据服部这两年观察,灰原虽然爱看时尚杂志,但却没什么价格高得离谱的高档服饰,这次的小礼服虽然贵了点,也远远算不上奢侈。对此少年侦探团的圆谷曾表示:大概是气质好,所以穿什么都像高端定制吧。
  工藤阳介的周岁宴定在了米花中央大厦顶层的餐厅。小兰本来只想请朋友一起在家吃个饭,但迫于工藤一家子闪闪发光的身份,想不大办都不行。灰原虽然名义上是工藤家的养女,但还是跟着服部和少年侦探团一起进的场。他们进场时,工藤正揽着小兰和高木夫妇聊天,有希子抱着孩子和妃英理说说笑笑。一行人一进门就被小兰招呼过去。服部加入了他们的话题,几个孩子表示完祝贺就跑到有希子身边兴奋的看着阳介。阳介看见这么多人也不怕生,一边拍手一边笑,“啊啊哦哦”的说着话,有希子说这是他在打招呼。在灰原的印象中,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工藤家主办的宴会,大半都是警界人物。三年前工藤和毛利结婚的时候组织余党还没有彻底清除,两人去英国举行婚礼,避重就轻地说为了浪漫,像他之前一贯的那样。灰原借口学业原因没有去,倒是送了一份详尽周到的英国旅游攻略作为礼物。小兰很开心,兴致勃勃的开始了蜜月旅行;而工藤从那份攻略里看出了她的警告——不要得意忘形,组织的余党还在。
  如今组织不复存在,所有人又一次生活在阳光之下。灰原看着大厅里光彩四射的几人,快乐与孤独同时袭来。灰原常常觉得,越是热闹繁盛的景象,越是让人感到孤独。硬要说出个原因的话,大概是热闹是他们的,自己始终是个可有可无的配角,虽然消失了会让人伤心,却不是重要到无可替代。或者说,灰原一直习惯了把自己隔离在众人之外,随时做好了抽身离开的准备。
  工藤优作走了过来,在灰原身旁站定。灰原抬头看着身旁的“父亲”。在灰原眼里,工藤优作是不同的。当所有人都试图让灰原抛开那些过往融入光明的世界时,只有这位“父亲”告诉灰原,接受那些过往,也接受它所带来的影响,每个人的现在都是由过去塑造的。他不会对灰原说要怎样,他只会让灰原遵从内心的选择,然后在适当的时候站在她身边。工藤优作承担了灰原缺席二十年的父亲的角色,高大,优秀,可靠。“哦?你终于叫我父亲了吗?”工藤优作笑着看向灰原,然后朝正往这儿走来的服部点了点头,转身离开了。灰原这才意识到,自己真的叫出口了。
  服部从工藤身边离开,朝灰原走去。灰原莫名其妙地被服部拉到了自助甜点区,看着黑皮大侦探捏着少女心十足的甜点大快朵颐。小岛元太的声音突然响起:“啊!服部哥哥躲在这里偷偷吃东西也不叫我们!我也要吃!”服部擦擦嘴像是吃尽兴了,和小岛开玩笑说让他吃穷工藤,在几个孩子吵闹起来的时候又拉着灰原换了一个僻静的地方。
  “呐,我说灰原,想去大阪吗?”
  饶是高智商如灰原听了这话也没反应过来,甩给服部一个疑惑的眼神,说到:“怎么,你要请我去大阪玩儿吗?”
  服部摆摆手:“我是说,搬去大阪。”
  这下灰原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回去:“我在东京有房子住,有监护人在隔壁,而且我马上就要升高中了,这个时候搬去大阪?服部你是刚刚甜点吃多了现在大脑缺血吗?”
  “直接考来大阪的高中不就好了?监护人什么的,只要你说他们肯定会让你来的。大阪可比东京好玩儿多了!”
  回应服部的是一个标准的灰原式冷漠脸。
  宴会散场的时候大家听到熟悉的尖叫声从停车场传来——案子来了。大家都没觉得意外,东京和大阪的侦探警察齐聚一堂,不发生点儿什么都对不起其中两位死神的名号。显然,犯人没挑对日子。来参加宴会的警视厅众人直接封锁了现场,控制住嫌疑人;少年侦探团插科打诨,引得犯人露出不少破绽;服部和工藤你一言我一语,一边到处套话一边寻找证据,不出半个小时就把凶手揪了出来。熟悉的合作方式。是了,八年前众人就是这样合作的,只不过那个时候工藤还是柯南,刚刚上小学一年级而已。
  服部把灰原和少年侦探团的孩子们送回家后,回了自己的事务所。灰原躺在床上,想着八年前笼罩在阴影下窥视阳光的生活,想着当年的柯南和如今的工藤,想着服部在破案外难得严肃的表情和那句“灰原,想去大阪吗”。最后,她想到了工藤优作告诉她的,遵从自己内心的选择。灰原觉得自己累了,伪装成一切都好的样子,真的很累。
  凌晨三点,服部的手机在床头柜上震了两下。
  “我跟你去大阪。——灰原”

【TBC】

【镇魂/巍澜巍】如果《镇魂》倒放

巍澜巍无差。巍澜澜巍吓得我不敢打tag(-‸ლ)
没有文风,可能有逻辑漏洞,欢迎指出_(:з」∠)_
慎入!慎入!慎入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

——————下面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  沈巍以三魂七魄为代价召回四圣完成大封,摘取赵云澜左肩魂火。鬼面与众鬼族自大封底孕育而生。
  众妖及鬼差在地府与鬼族大战。沈巍将镇魂灯留于地府镇守,前往大封之下与鬼面交涉。
  沈巍、赵云澜及众鬼、仙前往昆仑山。赵云澜进入大神木,将功德笔留于其中,失去部分记忆。沈巍与鬼面大打出手,将鬼面打回大封之下。赵云澜被花妖下毒,眼睛失明,遍寻众医未能治好。沈巍不得不求助于鬼面,使赵云澜复明。
  众人前往西北山区。桑赞魂祭山河锥,自此与汪徵分离。沈巍以山河锥封印万鬼,镇守于西北。众人于回程途中分手,沈巍返回龙城大学,赵云澜返回特调处。
  轮回晷被交由李茜保管。李茜用其复活奶奶,自此世代守护轮回晷。郭长城从特调处辞职。沈巍与赵云澜从此万年不见。

  
  万年后,大封消失,鬼王与昆仑君相遇,同游山河。
  
-完-









【……】








【还不走?】







【?】

【??】

【???】




【报社预警】









  鬼王将昆仑君左肩魂火归还。昆仑君将魂火交给鬼王,令其将魂火撒于众鬼族之身。后二人于邓林分别,昆仑君以左肩魂火为媒介,灭除鬼族,收回魂火,返回昆仑山。从此世间再无鬼王,再无沈巍。

【完】

  逃
   婉雅

我该怎么放下手中的刀
我该怎么阻止皮肤割裂的快感
疼痛唤醒我
我还活着

我极力遮掩这可怖的自己
又希望有人能够贴近
拯救我
救救我

可我的生命仿佛一个笑话
我所求的完美遥不可及
我所向往的世界
永远在另一个世纪

我希望自己随时死去
却又如此懦弱
恐惧
我该怎么死去

我消耗我的身体
疾病,伤口,饥饿和疲惫
不断透支,再透支
好遥远的三十岁

我的生命啊
你为什么要出现
这具身体已经破败不堪
这个灵魂已经无趣至极

我该怎么逃走
怎么逃离这个世界
或者
逃离这个自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