婉雅

以雅以南,以龠不僭。

《古剑奇谭:琴心剑魄今何在》
DLC玩儿完更加不好了_(:з」∠)_

《古剑奇谭:梦付千秋星垂野》
二周目疯狂拍照gagaga
剧情党秒变截图党

《古剑奇谭:梦付千秋星垂野》
游戏拍照功能点赞
全部自截

【古一/越苏越】约

过完古三之后回去重玩儿了一把古一,还是很喜欢陵越和屠苏_(:з」∠)_
人物属于烛龙和他们自己,OOC都是我的锅。

——————下面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  屠苏离开的第三年,陵越接任天墉城第十二任掌教。这一天,远方的故人依然没有归来。
  三年来,芙蕖终于明白了,屠苏师兄下山并非游历,而是一去不回。三年前的紫胤真人和陵越就已知晓屠苏此去便无归期,只是谁也没有阻止,谁都没能阻止。陵越早已开始接手门派事务,一夕之间成了掌教,换了身衣服换了个称呼,倒也没什么变化。年复一年,天墉城在陵越手下越发强盛;年复一年,陵越从未提起那场三年之约。若不是执剑长老之位一直空悬,若不是玉泱成了掌教真人唯一的亲传弟子,芙蕖几乎以为陵越已经忘了那年展剑坛上的约定,忘了那个叫做屠苏的少年。
  执掌门派五十三年,陵越开创了天墉城一代盛世。然而天墉纪事中,陵越的记载不过寥寥几笔,大半是因其掌教五十三年未立执剑长老。对于这些,陵越不甚在乎。他仰无愧于天,俯无愧于地,天地之间亦无愧于师门、众生。
  卸任掌教后的陵越没有离开昆仑,隐居在天墉城外的深林,日日可闻门中计时的钟声。大约是清气充盈,这片树林虽在高山,草木倒生得繁盛,塘中竟有荷花。夏荷映日,枯荷听雨,寒来暑往,又是一岁。山中无人来访,陵越就静坐窗前,时常几日不动;又或忽而出剑,飚发凌厉,似是少年。时日愈长,陵越似于草木之中有所参悟。世人常言“绝情寡欲,修道升仙”,然而“道法自然”,生死情欲皆为自然,就如这山中草木生死轮转、向阳而居,又谈何修仙。既然执念生而不灭,又何苦强求,反入心魔。某年春日,正值细雨蒙蒙,玉泱接到一红衣女子传信,于山中竹屋见到了他的师尊。陵越倚窗而坐,似是在远望东方,面容安详,满百岁而逝。
  数百年后,一双少年少女来到早已破败的天墉城。少年看着被时光损毁石刻念念有词,少女拿出画本画着眼前之景。矗立的半尊雕像、连绵的青砖石墙,依稀可见当年盛况。不远处,陵越的魂魄挡住了那些贪婪的妖邪,直到那二人离开山门。数百年,陵越未入轮回,守护着天墉城,看着它从盛世走向没落。人世情苦,陵越已看得透彻,轮回转世亦不外如此,而天墉城中却有他放不下的执念。
  直到陵越魂魄之力耗尽,远方的故人依然没有归来。
  
  君子重诺。二人的魂魄消散于天地,终有一日,将在这广饶天地间再见。
   
【完】

【吐槽】可以不看

怎么说,我是一个吃cp特别不忌口的人,各个方面。先是各种cp我都吃,说好听点儿叫博爱党,说难听点儿就是墙头草,又拆又逆又拉郎我都吃过。然后各种梗我也都吃,狗血天雷只要写得好我都乐意看,图个爽字而已。

但是,《镇魂》巍澜澜巍,真的是我见过乱七八糟事儿最多最乱的一对儿了。

不逆不拆,那就老老实实蹲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看,跑对家找什么不痛快?不喜欢乱七八糟的梗,就看好了预警再进,没人逼你。

别说什么把圈子弄得乌烟瘴气,君子和而不同,后半句我就不说了,大家都懂。

至于OOC的问题,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”,你不是角色,怎么知道角色怎么想?每个人都只是尽力还原自己认为的角色而已。特别或者故意OOC的那种,一般真的喜欢角色的人也干不出来,骂也白骂。

【镇魂/多cp】如果镇魂是个养野男人的游戏

人物属于原著!OOC都是我的锅!!!

——————下面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【沈巍的场合】
  啊啊啊沈教授!禁欲美人!据说很会关心人!上得厅堂下得厨房,能打架会做饭!武器好像是刀啊,一个大学教授居然用刀不是用书吗看来深藏不露啊!嘤嘤嘤!沈教授嫁我!娶我也行!!
  
[你送给沈巍一本古籍]
[沈巍]谢谢你,这本书我很喜欢,之前赵云澜送我的一套书里都没有。
  
[你送给沈巍一套茶具]
[沈巍]却之不恭,谢谢你。这套茶具很漂亮,正好我那套白瓷的茶具被赵云澜拿走了。
  
[你送给沈巍一对袖箍]
[沈巍]谢谢你,这袖箍十分精致。不过现在这对是赵云澜送的,用惯了,等坏掉的时候再换吧。
  
[你中午吃饭贪凉,下午自习时胃疼被路过的沈巍发现]
[沈巍]自己的身体自己一定要在意,不要贪凉,怎么和赵云澜一样不会照顾自己。我先送你去校医院,然后去买点儿小米粥。你别乱跑,好好休息。
  
  沈教授你去找你的赵云澜吧真的慢走不送🙂🙂🙂
  
  
【赵云澜的场合】
  痞帅痞帅的男人啊!表面风流实则专情的人设好戳人啊!不会照顾自己?没关系!我照顾你啊!穿衣风格我喜欢!车我也喜欢!没想到这个年代还有耍鞭子的嘎嘎嘎!特调处处长什么的不要太帅好吗?!!
  
[你送给赵云澜一份便当]
[赵云澜]嗯?谢谢你啊,没想到你一个小丫头做饭还挺好吃,找你们沈教授偷师了?
  
[你送给赵云澜一个案件证据]
[赵云澜]哇哦!小丫头考虑考虑毕业来我们特调处吧,你们沈教授也在哦~
  
[赵云澜来电]
[你接起电话]
[赵云澜]丫头,想没想你风流倜傥的男神赵云澜啊~
[你]不要脸……想!
[赵云澜]哈哈哈,你在学校吗?我要去你们学校查个案子,沈巍电话没人接,你知道他在哪儿吗?
[你]在,知道,我让他给你回电话。
  
[你看到赵云澜的车停在校门,上前打招呼]
[赵云澜]呦,这么巧。正好,我要接你们沈教授去特调处,一起去看看吗?
[你]可以吗?特调处我能随便进去?
[赵云澜]我是处长我说了算,去吗?
[你]去!
[你上车,等沈巍出来后一起前往特调处]
[赵云澜]沈教授balabala,balabala。沈教授啊balabala,balabala。沈教授你怎么都不说话?要不你开个话题?
[沈巍]我们可以不说话。
[赵云澜]啦啦啦啦啦啦(歌声)你没说不能唱歌啊~
  
  我应该在车底,不应该在车里,你们俩快在一起吧求你们了🙂🙂🙂
  
  
【郭长城的场合】
  名字好霸气据说是个软软的小男生!防狼小电棒好可爱啊!什么都学不会?我不介意啊女强男弱好像也挺有趣的!小可爱快来姐姐怀里~~~
  
[你帮郭长城赶走了小流氓]
[郭长城]谢……谢谢你!你……你好厉害!上次我碰到这些人,楚哥也一下就把他们吓跑了。
  
[你送给郭长城一盆多肉]
[郭长城]谢谢你,多肉很可爱。之前楚哥养了一盆结果尸气太重就给熏死了。
[楚恕之]你说什么呢?
[郭长城]楚……楚哥!
  
[你送给郭长城一个护身符]
[郭长城]谢谢你送的护身符,我平时很容易看到不好的东西,用了这个应该会好一些。
[林静]这个开过光,辟邪驱鬼。
[郭长城]我……我会好好收起来的,桑赞汪徵他们不太受得了,楚哥也不喜欢开过光的东西……
  
[郭长城帮你搬书,你请郭长城吃饭]
[你]今天真是帮大忙了!谢谢你啊!
[郭长城]其实没关系的,我这个人平时也没什么用,能帮上点忙我也很开心……
[楚恕之从你后面走来]
[郭长城]楚!楚哥!
[楚恕之]你真涨行情啊。出外勤,走。
[郭长城]对……对不起,有任务,我得先走了。以后有机会再……再约吧。
[你]好……
  
  去你楚哥怀里吧,饭我自己就能吃完,要你何用,没事我不怕胖🙂🙂🙂
  
  
【楚恕之的场合】
  高冷人设果然是必备啊!夏天一定很凉爽!既然是僵尸怕不怕黑驴蹄子?好想看尸王大战斗王!不过内心戏略多其实是个皮孩?反差萌啊好喜欢!攻略下来我是不是就是尸王夫人了!
  
[你送给楚恕之一个棺材吊坠]
[楚恕之]你这棺材材质还不如我下葬时候用的那个,花纹也是机器刻的吧,比之前小郭送的那个差远了。
  
[你送给楚恕之一根兽骨骨器]
[楚恕之]骨头是好骨头,让小郭熬个汤端来大家一起喝吧。
  
[你去食堂吃饭发现楚恕之,上前打招呼]
[你]老楚你今天怎么来龙大了?
[楚恕之]找沈教授。
[你]找沈教授找到食堂来了?我大概知道沈教授在哪儿,要不我陪你去找吧。
[楚恕之]找完了,在这儿等人。
[你]哦,那……
[郭长城]楚哥我买完饭了你要吃吗?诶,你也在啊,一……一起吗?
[你]不了,我吃完了,谢谢,先走了。
  
  你们两个怎么还不在一起?霸道尸王小娇妻,我已经脑补完全本了,安排得明明白白🙂🙂🙂
  
【END】

【逆水寒/叶问舟X女主】成空

  这天三清山一改往日的清幽,从河边的码头到自在门,一路上挂满了红绢,连那几只仙鹤都没能幸免,都是桃溪村的村民一条一条系上去的。桃溪村家家户户的大人孩子都在码头和村口张望,面上尽是欢喜。
  四大名捕昨日午后便来了,追命最喜凑热闹,就领了命留在山下接人。自在门也在昨天夜里准备停当,屋中亭中都披了红纱。
  当真是十里红妆。
  
  也怪不得山中这样大肆布置,今日实在是个特殊的日子。
  今日,山上自在门那离山一年的小姑娘要回来了。也是今日,自在门叶哀禅的二弟子叶问舟要娶亲了,娶的便是这离家一年的师妹。
  
  这事真要说起,也是意料之中。
  两个孩子虽身世凄苦,但心地善良,自幼长在三清山,是这桃溪村的村民们看着长大的。两人的情意,众人自然也看得清楚。只是这婚礼实在突然,昨日四大名捕前来,大家才知道两人第二天就要成婚。
  无情捕头说是因着师妹身体不好,问舟想早些完婚,也更方便照顾。不过村民们却是不信,月前有人下山时见过小丫头,还是活蹦乱跳,怎么突然就身体不好了呢?怕是两人年轻气盛,一时把持不住,这才急着完婚。
  
  自四大名捕带来了消息,三清山就忙碌了起来。山里难得有大喜事,两个孩子成亲,村里人都高兴的不得了,既是娶又是嫁,既当娘家又当婆家,自然要让这婚礼热热闹闹的。自在门中也是手忙脚乱了一番,直弄到后半夜。叶问舟只让无情带了一句话——师父恕罪,是徒儿任性了。
  
  天色擦黑,从汴京来的船终于靠岸了。叶问舟抱着小姑娘,从船里走了出来,两人皆是一身喜服。追命迎上来,引着二人上山。村中的孩子一边往二人身上撒着花瓣,一边说着大人教的话——郎才女貌,天长地久,白头偕老,早生贵子……说着说着就乱了,于是也不再说,跑着鼓起掌来。村中教书的老人吟起了《桃夭》,正和着路旁飘落的桃花。
  
  山中没有花车花轿,叶问舟一路抱着师妹走到自在厅门口才将她放下。二人一起步入厅中,此时日已半落,正是黄昏。主位上坐着他们的师傅叶哀禅,一旁立着叶雪青和构儿,另一边站着追命、铁手和冷血。无情亲手将同心结交给了叶问舟和师妹,退到了一旁。
  叶问舟与师妹皆无父母亲人,拜过天地、祖先,自然就是师傅。叶哀禅看着自己的两个徒儿,轻叹了一声。二人被拥入叶问舟房中,夫妻交拜,撒帐合髻,这才礼成。
  
  众人退了出去,轻轻将门掩上。叶哀禅独自站在自在厅,叶雪青哄着困倦的构儿回房睡了,无情去了云起台,剩下三人坐在亭中相顾无言。追命拿起酒,一口一口地喝着,喝到一半又哼唱起来,一会儿是“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”,一会儿是“长相思兮长相忆”,一会儿又是“有美一人兮,见之不忘”。铁手一把扣住追命的酒壶,追命也就不再喝了。门中的灯火都熄了,只有那婚房还点着红烛,在寂静的夜里传来细细的说话声。
  
  清晨,阳光穿过雾气照在三清山上,整个自在门还笼在红纱之中。叶哀禅站在自在厅,将蒙着牌位的红布掀开。叶雪青从房中出来,抱出了一捧白绫。
  
【完】

【镇魂/巍澜巍】微段子(不定时更新)


没有高山连绵,没有昆仑霜雪,他们住在拥挤喧嚣的城市里,是赵云澜最鲜艳的记忆。


沈巍不需要睡觉,除了大封和地府,这天下名山大川也是他心中常客。
沈巍不太敢想起昆仑,他怕自己忍不住。


沈巍觉得如果有一天昆仑肯吻自己一下,那他就死而无憾了。
后来,沈巍得偿所愿。